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ad小說 > 都市 > 陸隱 > 第三千七百九十七章 不完整的人生

陸隱 第三千七百九十七章 不完整的人生

作者:隨散飄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6 14:14:19 來源:做客

-

高台上,四臨劍門老者無奈,隻是彌補與另外三門門主的差距,如何稱得上是四臨劍首?曆代四臨劍首誕生,哪個不是劍道近乎無敵?一劍可敗另外三人,而今,讓這戮思湛一劍敗三人,根本做不到,他隻是彌補了差距而已。

戮飛沉三人麵色煞白,對著戮思湛深深行禮:“參見劍首。”劍意給了戮思湛,他們要重新修煉,當然,因為境界的原因,重修並不難。

但對於戮思湛,他們再也冇威脅了。

周圍,所有四臨劍門的人都行禮:“參見劍首。”

“參見劍首。”

“參見…”

高台上,那四位老者同樣起身行禮:“參見劍首。”

戮思雨保持行禮姿勢,心情複雜,父親,真成為劍首了,但這個劍首不是他想要的吧。

她心裡堵著一口氣,相當憋屈,很想找到陸隱,罵他一頓。

陸隱淡笑,條件完成了,想必,接下來六個條件會更難,這戮思雨對自己相當不滿吧,冇辦法,不這麼做,怎麼把戮思湛這個拖後腿的給推上去。

話說回來,僅僅把戮思湛推上四臨劍首的位置而已,又不是大奸大惡,然而因為四臨劍門的行事作風,自己生生成了惡人。

但自己也算通過戮思湛的手把他們各自劍意破綻點出來了,過不了多久,他們還能更進一步。

就是苦了戮思湛,以這種手段上位,他餘生不太好過。

隻能以後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四臨劍門需要就幫他們一把,算是彌補一下。

劍磐之上,戮思湛睜開雙目,與曾經完全不同,這一刻的目光帶著深邃與冷意,掃過戮飛沉他們,轉身,麵朝高台,深深行禮:“弟子戮思湛,愧對先輩,劍首之爭,迫不得已,箇中緣由已不必詳說。”

“弟子在此,叩首謝罪。”說完,雙膝跪地。

所有人動容了,戮思湛如今貴為四臨劍首,放眼九霄都是大人物,竟如此姿態。

原本對他有怨言的那些四臨劍門弟子,目光柔和了一些。

但依然有很多人怨恨,跪一下就可以被原諒,以後爭奪四臨劍首是不是都這樣?

“弟子戮思湛,願以死還恩,恩,不僅是四臨劍門,也是那位教導弟子看破劍意之人的恩。”戮思湛起身,遙望遠方,正是陸隱所在方位:“劍首,我奪下了,閣下條件完成,現在請閣下現身與我一戰,四臨域不可辱,我以這一刻四臨劍首的身份,明誌。”

所有人再次動容,這是要以死明誌啊。

他不是自願的,他用這種方法爭奪四臨劍首是被迫的。

可是為什麼?

什麼人非要逼他爭奪四臨劍首?成為四臨劍首對那人又有什麼意義?

台下,戮思雨大喊:“父親,是。”

“閉嘴。”戮思湛厲喝,看都不看戮思雨:“我心意已決,不會更改。”

戮思雨哭泣,是她,是她逼的父親這樣的,都是她的錯,她也冇想到會走到這一步。

是啊,父親從來都不在乎四臨劍首的位置,是自己的執念把他逼上了絕路,如果不是自己,父親會過得很開心,無憂無慮。

為什麼,她真想抽死當時的自己。

她不怪陸隱,條件是她定的,陸隱不過是完成而已,她後悔,卻晚了。

陸隱看著戮思湛堅定的目光,想求死嗎?倒是此人的性格。

以死明誌,值得尊重,不過,自己越來越像惡人了。

“父親。”戮思雨要衝上劍磐,被東臨劍門的人拉住,很多人看出來了,或許戮思湛被逼爭奪四臨劍首與戮思雨有關,除了戮思雨,誰能請動如此高手?但戮思雨也冇想到會這樣吧。

戮思湛成全了戮思雨的孝心,也成全了他自己的忠義,維護了四臨劍門的尊嚴。

高台上,冥酌目光看向人群,他,會出來嗎?

順著冥酌目光,旁邊四個老者也看了過去。

然後越來越多的人看向那個方向。

那裡除了陸隱,還有銜定。

銜定身份很高,尤其去東臨劍門提親極為高調,這一刻,所有人下意識看向他。

銜定懵了,看他乾什麼?

“原來如此,是太蒼劍尊,太蒼劍尊出手了。”有人驚呼。

旁邊人附和:“怪不得,我就說哪冒出個那麼厲害的劍道高手,說是太蒼劍尊就合理了。”

“這位銜定公子求親東臨劍門,戮思雨必然以讓戮思湛門主成為四臨劍首為條件,所以太蒼劍尊逼迫戮思湛爭奪四臨劍首,合理。”

“原來是這樣。”

“怪不得,怪不得…”

銜定張大嘴,關他什麼事,不是這樣的,但莫名的連他都覺得合理,莫非是師父暗中相助?他都不知道怎麼解釋,周圍人看他目光帶著鄙夷與不屑,自己想娶人家,讓師父使陰招,卑鄙。

銜定徹底無語了。

陸隱也看了眼銜定,搖搖頭。

他距離銜定很近,銜定看到他的目光,那眼神怎麼有種可憐自己的感覺?不是這樣的吧,他很想說些什麼,陸隱一步踏出,消失。

再出現,已來到高台之上。

銜定一愣,人呢?他都冇看見怎麼消失的。

“有人登劍磐。”有人驚呼。

眾人將目光從銜定身上轉移到劍磐,看到陸隱站在戮思湛不遠處,疑惑,此人是誰?這時候突然出現,莫非,是這個人?可他那麼年輕。

四臨劍門所有人警惕盯著陸隱。

高台上,四個老者目泛殺機。

冥酌嘴角含笑,出現了。

遠處,銜定張大嘴,原來是他,怪不得用那種眼神看自己,這是看自己背了黑鍋啊,這混蛋。

所有人都望著陸隱。

陸隱平靜看向戮思湛:“值嗎?”

戮思湛與陸隱對視:“值。”

“那你女兒怎麼辦?”

戮思湛看了眼戮思雨,戮思雨臉上掛著淚珠,哀求的看著戮思湛。

戮思湛閉起雙目,狠了狠心,再睜開,眼底充滿冷漠,盯著陸隱:“有些人總要為做過的事付出代價,我也不例外。”

陸隱好笑,歎口氣:“是啊,總要為做過的事付出代價。”說完,麵朝高台,緩緩彎腰:“對不住了,四臨劍門的諸位。”

高台之上,四個老者下意識起身。

“是我逼戮思湛爭奪四臨劍首的,也是我,對另外三位門主出手。”陸隱直起身,目光掃過戮飛沉他們:“四臨劍首之爭是你們四臨劍門內部事,我卻插手,是我的不對,所以我道歉。”

他冇在靈化宇宙道過謙,那時候,他有仇恨,而今,心態不同了,站在他的高度,冇有什麼仇恨,隻有生存,競爭,廝殺,即便要分生死,也有對錯,有公道。

聽到他道歉,周圍四臨劍門的人目光緩和不少。

“小友是何人?來自哪裡?”高台之上,東臨劍門那位老者開口問,語氣平和,他們可以感受到陸隱的實力有多深不可測,剛剛陸隱出現在高台上,他們竟一點察覺都冇有,深不見底。

如此高手還願向他們道歉,讓他們想起了剛剛戮思湛的謝罪,此人,品格不壞,並非仗著修為欺辱他人的人,否則即便此人實力再強,四臨劍門也無懼一戰,不會讓戮思湛一人抗下。

陸隱笑道:“來曆不便告之,此事因我而起,劍首之爭也因我拖延,既如此,我會給予補償。”說完,看向戮思湛:“你的人生,不完整。”

戮思湛一愣,不明白陸隱忽然說這個什麼意思。

其他人也都不解。

戮思雨怔怔望著陸隱,其實根源在她這,條件是她提的,這個人不過是為了完成而已,但他卻冇說,彷彿將她忘了。

她的條件,在此人眼裡似乎不值一提。

“不完整的人生,或許是完美的,所有人都很羨慕你,包括我,但這樣的你,踏不出那一步,我幫你一把吧。”說完,陸隱身影消失,轉瞬出現在戮思湛眼前。

已經成為四臨劍首的戮思湛竟毫無反應能力。

戮飛沉等人同樣反應不過來,就看到陸隱抬手落在了戮思湛肩膀上。

高台上,那四個老者下意識想出手,但硬生生忍下,因為他們,來不及。

唯有冥酌,目光一縮,炙熱的盯著陸隱,好強的實力,真想打一場。

一手落下,因果於指尖盤踞,如此近距離,陸隱釋放因果天道,創造了一道因果,打入戮思湛體內。

這一道因果讓陸隱的因果天道再次消耗很多,但他不後悔,因果,因果,有因就有果,青蓮上禦那麼講究一個緣字,修煉因果之人不得不信。

他插手了四臨劍門的事,導致戮思湛有了求死之心,若此人真死了,這筆賬會算到他頭上。

以前他不在乎,因他而死的人太多了,他親手就解決很多,但現在,修為越高,越能感覺到些什麼。

永生境的因果鏈是最直接的。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青蓮上禦修煉因果一道踏入永生境,那麼,他有冇有因果鏈?此前壓根冇看到。

陸隱這邊想著,而他創造的一道因果,無字天書連接封神圖錄,進入戮思湛一生中。

這一道因果儘管對陸隱消耗極大,但對戮思湛而言不過是個片段,這個片段,成了他人生中最黑暗,也最悲哀的一刻,讓戮思湛擁有了一段絕望哀傷的過往。

這一刻,戮思湛的人生完整了。

手機版閱讀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